嗷呜咿呀

娇妻什么的不可能啦!(卑微哭泣)

中秋节快到了,假装我家克洛丝给我做了月饼(╥ω╥`)

【人外】飞鸟与海!前情!以男主之名!

(8)

       雪白的塔尖上方飘荡着年幼天使们清脆稚嫩的歌声。封闭已久的检察院在今天打开了沉重的大门。

       纷纷扬扬的雪覆盖了来时的路,艾希韦德踉踉跄跄地被推搡着前行。押送犯人的队伍肃穆无声,漆黑的帽檐掩盖了他们的面容,只能从强有力的羽翼中判断出他们都是正值壮年的天使。

       “仁慈的主……”小天使们好奇地望向艾希韦德的方向,“请您宽恕我的罪恶。”

       犯人,背叛者,渎神之人!

       异类,魔鬼,六翼的怪物!

       他一步步走来,走向命运的审判,走向救赎!

       他的身体是强壮的,不过是布满了伤痕。

       他的手掌是有力的,不过是扭曲了骨骼。

       他的面庞是迤逦的,不过是沾满了血污。

       他的双腿是修长的,不过是弯折了膝骨。

       他的眼瞳是明亮的,他依旧是明亮的。

       天使们齐声高歌:“以生命,守卫您的荣光!”

       一位年迈的黑袍天使走到祭坛前,掬起一捧泉水,轻柔地点在艾希韦德的额心。

       他怜爱地看着他,“我亲爱的孩子,你的存在,就是你痛苦的根源。”一段冗长的祷告之后,他迟缓而坚定地将神像手中辉煌闪耀的长剑取下,置于艾希韦德的颈侧。

       “请您,判下神圣的裁决!”

       给予他神圣无比的纯洁。

       给予他光辉无比的来生。

       以祝福他的灵魂。

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 日轮下沉于海中,天使们收敛了他们耀眼的羽翼,披上黑袍,潮水般褪去。

       从黑色潮水中显露,孤岛一般的祭坛上,他的身躯被利剑刺穿,金发的六翼天使沉睡着。他的翅膀被尽数砍下,脊骨的断面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   面容安详的天使睡去了,睡在冰凉的荆棘之中,睡在黄昏最后的阳光之中。

       皮制长靴哒哒地踏在血泊里,加里亚脚尖划开一个半圆形,优雅得像是哪位教小小姐跳宫廷舞的绅士。

      管家亚麻色的长发束在脑后,随着身体而摆动,任谁都能看出他的好心情。

       他慢慢接近祭坛,然后俯身,拂拭着干涸的血液。

      “既然你已经做出了选择,就不要怪我。”

       加里亚深吸了一口气,用力握住剑柄,环抱着破碎的艾希韦德。

       殷红的血珠从皮肤的细纹中渗出,加里亚张开羽翼,平日里足以割破敌人喉口的羽毛此时轻柔地颤抖着。

       挖开他的胸膛,吃下他的心脏。我们就将合为一体,永远侍奉小小姐,永远守卫小小姐。

       她给我/你的爱啊!不会再分开,我们的小小姐。

       我们的爱人。

       我要有足够的力量,才能够,保护你。

(未完待续)

*男主终于出现了姓名

*想写甜甜的小甜饼(ಥ_ಥ)

【人外】飞鸟与海!混乱的记忆!

(6)

       浅紫色的花瓣飞舞,你躲在藤树下方的阴影中,似乎在沉思。

       从那天起,六翼天使就粘在了你身上。不管你怎么做,呵斥他,欺侮他,对他如何冷漠,天使只是露出笑容,颇为无奈地看着你。

       偶尔,仅仅是偶尔,你坐在他身边,不经意间撞进他的眼里,灼灼的目光如火,耀眼且滚烫。

       他的存在像是一种隐秘,一种绽放在午夜的花,散发着惑人的香气。

       他俊美、强壮,羽翼强健,但是一个畸形天使,怎么可能正常活到现在?天使检察院没有及时审判吗?那群骄傲的“神的仆人”不会容忍他的存在,作为对神的亵渎。并且他出现时身上总是伴随着若有若无的血腥气,绝对没有表现出的那样无害。

       还有,那句“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   到底漏了什么?

       为什么,要这样接近我?

       你闭上双眼,脑海中一片深蓝色的海域,逐渐浮现出他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 整齐服帖的短发,不怀好意上扬着的嘴角,钻蓝的美丽双眼,还有三双……翻折的羽翼。

       翻折的,灰暗的,残破的……羽翼。

       !!!

       黑白的画面交织闪现,城堡,女人轻蔑的笑容,精心培养的“宠物”,雨夜中暗沉的乐曲,如泣如诉。呲拉声充斥耳畔,眼前瞬间被黑暗笼罩。巨大的恐惧紧紧地擒住你的心脏。

       是谁,是谁,是谁……

    【向你宣誓】

       不……

    【用我的一生】

       不、不要!

       不要!快停下来啊!

   【我的……】

    “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   你痛苦地抽搐,尖叫,十指紧攥,直到血肉模糊,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   苍白的少女昏倒在树荫下,白金般的发丝调皮地缠绕着,眉头微蹙,宛若脆弱的、濒死的传说生物。

     “快快快!”

     “A-01在哪?”

     “正在搜索!”

     “找到了!在'乐园',修复仪先拿来,记得带上抑制器,快!”

     “生命体征……”

     “难道是实验出了问题?计算错误?”

       研究员们穿梭在疗养院的走廊中,忙忙碌碌,医疗AI也被启用。墙壁泛着金属特有银白光泽,从墙面伸出的机械手调节好力度,把一管接一管的药剂递给研究员。

     “要不要通知她的母亲?”问话的是个面庞年轻的跳鼠研究员,黝黑的眼瞳中透露着些许疑惑和好奇。

     “你说'夜莺'?”年长的驼鹿看了一眼仍在梦魇中挣扎的人类少女,告诫道,“我劝你,不要对实验体抱有不必要的情绪。况且,夜莺才不会在意A-01呢。”

       跳鼠小巧玲珑的耳朵撇向脑后,小声问道,“为什么?夜莺小姐不是很为她着想的吗,不然怎么会嫁给克林那个肮脏的野心家?”

       驼鹿笑着叹气,“你呀,还是太年轻了。”

       看年轻人还想说些什么的样子,前辈赶忙止住话题,“嘘!做好本职工作,这不是我们可以议论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 跳鼠听话地迅速捂嘴,并用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 疗养院的灯光一直亮到深夜,借月光投下的影子张牙舞爪,有谁,一夜未眠。

(7)

      “加里亚。”昏黄的月色下,小小的女孩拖曳着不太寻常的天使幼崽,站在加里亚面前。

      “是,小小姐。”加里亚单膝跪地,克制住内心即将喷薄而出的种种情感。

       女孩提着天使肮脏的翅膀,语气平板,“我要他。”

       冰凉的神色,坎塔拉的山雪,来自天国的神袛,我的女孩。

       就是这种眼神,什么都不在意,什么都不关心。我将为你献上一切,把你的所有交给我,不好吗?为什么,要说出这种让我误会的话……

      “加里亚,”歪头,女孩不解地看着管家,“你在难过,为什么?”

      “没有。”管家矢口否认自己刚才的落寞,“小小姐不必在意我,只要是您的愿望,在下必尽全力达成。”

       若雪顿了顿,把提起的幼崽随手摔在地上。“那我要他,你不许难过。”

       轻易说出了相当霸道的话啊,小小姐。

       管家轻轻抹掉若雪脸颊蹭上的灰尘,“真是败给你了。”看起来相当包容的加里亚把若雪打横抱起,然后一脚踢飞了同族幼崽。

       “加里亚!”

       “是。”

       “你这样,不乖。”女孩一脸严肃。“你要听我的。”你不可以擅自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 “可是,小小姐帮他治疗过了吧?”管家笔直地,平稳地行走着,眼底晦暗不明。“您并没有遵守我们的约定。”

       若雪抬头,茫然地盯着加里亚的下颚。

       “在下没有立场惩罚小小姐。”所以借此发泄一下不满,不可以吗?

       “所以,不可以吗?”加里亚抱起若雪,与她平视,“呐,小小姐。”

      我的神袛。

      我的挚爱。

      我的人间。

   【我的追随】

       略显病态的女孩双手环住管家的颈部,露出标准且空洞的笑容。

    “喜欢,”

       幼猫小心翼翼地挠着手心。

    “你和他。”

       经过了甜蜜的酸涩,让人想要流泪。

    “更,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   女孩想了想身边服侍的其他仆人,还有联系甚少的双亲。

    “最喜欢,你。”

{未完待续}

*今天的男主依旧没有姓名(눈_눈)

*写长篇就是秃头日常(눈_눈)

欲欲的安德切尔(º﹃º )
*项圈赛高!
*湿身赛高!(º﹃º )

【人外】飞鸟与海!前情的羁绊!

(5)

       “若雪最近怎么样?”男人取下嘴里叼着的雪茄,弹了弹灰烬,“顺利吗?”

        加里亚恭敬地回答道:“回老爷,实验一切顺利,已经完成了70%的进度。”

        男人沉吟了一会,说:“那个怪物呢?有没有消息。”加里亚的头压得更低了,“暂时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哦?是谁向我保证,绝对不会让他逃走第二次的?”男人发出一声嗤笑,还燃着的雪茄准确地怼上加里亚的颈部。

        空气中冒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呲呲声。

       “加大搜索力度,我不希望有人在最后关头跳出来搅局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是,老爷。”他依旧沉稳地回答着。

       “自己滚去领罚吧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是,老爷。”

        厚重的大门无声关闭,加里亚的身影隐没在黑暗中。

        十年前。

        加里亚带着行李敲开了克林子爵的庄园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 他将在这里迎接未来的“保姆”生涯。空荡荡的庄园像是某些三流惊悚电影的布景,残破的雕像被随意堆在角落。庭院也没有人打理,呈现出一幅破败萧条的景象。

        一个守门人,两个女仆,一个厨娘和一个护卫,就是这座庄园的全部人口组成了。哦,还要加上他今后的小主人,“若雪小小姐”。

        真是神奇,他一边处理着交接事项,一边在心中感叹。谁能想到呢?传说中存在的“人类”竟然就这样突兀地出现了,听说孕育出人类的母体还凭此成为了老爷的第……几任夫人来着?

        好久没这样兴奋了,加里亚有些焦躁地展翅,又收拢,他一步一步踏上旋梯,来到走廊尽头的一扇门前。

        黄铜锁被暴力拆除,女仆交给他的钥匙早就被掰断扔到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 加里亚推开门。

        怦,怦,怦。

        鲜红的脏器剧烈地鼓胀、收缩,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,大脑几乎要停止运转,难耐的酥麻在体内冲撞,下意识张开的翅膀扫落了一地的画材。

        好想,好想带她走,就呆在我的羽翼中,藏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比在决斗场还要兴奋,每一根羽毛都敏感地颤抖着。比斩落那些废物还要兴奋!加里亚艰难的咽下了快要吐出的喟叹。

       “若雪。”他轻声呼唤着人类女孩的名字,伸手替她把滑落的额发别在耳后。

        女孩无动于衷地继续她的“创作”或是,“涂鸦”?冷漠得就像坎塔拉山上积年不化的冰雪。

        多么神奇!这就是,人类的魅力吗?加里亚愉悦地笑了,自顾自地对端坐在画板前的小主人汇报,“在下加里亚,从今日起担任您的管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 初春的日光洒落,被称为“魔鬼”的天使管家在这个偏僻的庄园,对幼小的人类庄重宣誓。

         献上一生的忠诚。

{未完待续}

*啊啊啊,想剧情想得头秃ಥ_ಥ

*帅管家出来打个酱油,带一下剧情

*明天疗养院将发生大型真香现场(。・ω・。)ノ♡

【人外】天使与你的甜甜(?)恋爱!飞鸟与海!

(3)

        “若雪,喜欢吗?”子爵夫人双手环绕着小小的女孩,语气轻柔。

        地上一小团漆黑的色块坍塌在她们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 那个生物,裹夹着混乱、鲜血、泥土,却没有[波动],像是已经死去了。

       “啊。”女孩吐出一个音节,木偶一样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 “真是懂事,比你姐姐乖巧多了。”夫人染成殷红的指甲从女孩耳根向下划过咽喉,“若阳就会给我填麻烦。”她嫌恶地撇了一眼地上狼狈不堪的天使幼崽,又从仆人手上接过丝巾,将方才抚过女孩脸颊的手指一根一根擦净。

        身体被豪不怜惜的甩了下去,女孩跌坐在仆人的怀里。仰起脸,她看见那个女人轻飘飘地离去。步履款款,一如走在星空音乐节的颁奖舞台。

       “就把这个小家伙安置在这里。”高贵的贵族夫人温柔地吩咐着,“找个时间,把小家伙的’陪玩费’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告诉若阳,不要每次都来打扰我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是,夫人。”

       “还有,不要看着什么猫猫狗狗都要抱回家。”就算这次的有些特别。

        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人潮褪去,追随着远走的迷人夜莺。场地顿时显得空旷了许多,两旁栽种的花树摩挲着叶片,发出寂寞的沙沙声。

        身后的仆人轻轻地放下怀中的女孩,双脚着地的下一瞬间,她扑通一声跪在天使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 仆人着急地想扶起她,但伸出的手却停滞在半空。女孩捧起天使满是血污的脸,对上了他死寂的眼神,一双钻蓝的眼睛里照不进任何色彩。

        她把天使强硬地拉扯到自己怀里,捉起他的左手放在脸颊,扬起夫人规定过的标准微笑。

       “若雪。”

        她对自己做了个“指”的动作。

       “飞鸟。”

        她对天使做了个“指”的动作。

       “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她紧紧地搂着他,两个瘦弱的幼崽挤成一团。雪白的高档连衣裙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,她的手环到天使的背后,抚摸着那些乱糟糟的羽毛。

         一对,两对,三对。

         她指尖溢出点点莹绿的光芒,那光点一股脑钻进天使耷拉着的羽翼。

      【哪怕粉身碎骨】

        灰尘、泥土、鲜血、伤口好像只是错觉,好像他出世时就没有带着另外两对累赘。

     【也一定要,将残骸献给深海】

        前所未有的轻松,伴随着愈合时特有的酥痒,从脊椎直冲头顶。

     【是我永生不变的承诺】

       或许,这就是“奇迹”。

       或许,她就是“奇迹”。

       这是他昏过去之前,最后的想法。

(4)

        端坐在花园的长椅上,你低垂着头,手指拨弄着扶手边绽放的稀碎野花。

        午后的阳光明丽而活泼,你假装听不见他有规律的脚步声。蓝眼睛的天使不紧不慢地靠近你,他似乎享受着这种站在你背后的感觉,像是被警惕的幼崽信任着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 手里的花被你碾出汁水,他停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 向后退了几步,再向前,又停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  “小小姐,”他无奈地笑了,“可以请您解开禁制吗?”

       “不要!”你大叫一声,跳下长椅,踉跄着后退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叹气,张开三双羽翼,仍然向前艰难的行走着。鲜血从嘴角蜿蜒而出,连骨骼都咯咯作响。缓慢但坚定,带着殉道者的虔诚,一步一步朝着浑身发抖的你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 “咳,”他想说些什么,却先咳出了一口污血。

       “小小姐。”仪态优雅的天使干脆利落地跪了下来。像一条宠物一样仰视着你,呼出的气息充满血腥味,蓝眼睛里除了你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    天使握住你的手,放在自己心口。冰凉的皮革触感让你忍不住瑟缩了一下。他露出一个无可挑剔的微笑,俊美的容颜此刻几乎让你感到眩晕。

        他低头轻啄你的指尖,“恳请您,让我陪伴在身边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我永远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风模糊了他的话语,心脏剧烈跳动着,眼前的一切都熟悉到致命。

        命运,在当下重新交汇。

{未完待续}

*(1)、(2)节请看合集前一章!

*码小长篇真的太不容易了,还没人看ಥ_ಥ

*我尽量快些结束叭……ಥ_ಥ

【人外】飞鸟与海!与独一无二的六翼天使的互相救赎!

(1) 

        寂静,一如往常。

        沉沉夜色笼罩在疗养院上空,玫瑰色天幕上缀着闪烁的星子。优质的空气,良好的环境,相对的高自由度和贴心的服务是这个高级疗养院一向的买点。

        你静静倚着窗,一次又一次用手描摹着飞鸟座的星轨。

       似渴求着而张开的喙,向东方伸着的修长颈部,它双翼高举,伸展,力量从心脏传递到翅尖,好像下一秒就要极速向前俯冲。

        你缓缓合上双眼,手指轻拢,星座的轨迹浮现在脑海中。

        无数的日日夜夜,星辰交替,你已数不清在多少个夜晚偷偷仰望星空。

        由于先天无法补全的破败身体,你不得不在疗养院度过人生的半数光阴。疾病是你的灾祸,你没有可能享受书上普通的学院生活,不能继承家族中应有的地位。但同时,它也是你的福祉,它赋予你敏锐的神经,强大的潜力,还有,和他相遇的契机。

        纤细苍白的少女在这个夏夜,怀抱着漫天星光昏沉睡去。

        睡梦中的你尚且未知,自己的命中注定已经悄然降临。

(2)

       “小小姐,抱歉。”

     【夏末的花坠落成飞鸟】

      “松手吧,小小姐,不要让口口口为难。”

     【连缀着雨季】

       “再见……”

     【我的热爱,连缀着你】

        ……

        吓!

        你猛然睁开了眼,灼目的光芒投射在视网膜上,刺激着泪腺。

         面前一片模糊,白的灰的色块堆积在一起,耳边有人低声说着:“第二阶段康复训练,完成情况良好。”

       【别忘了我】柔美的女声合着琴音吟唱,哭泣一般。

       “精神链接正常,能力输出正常,情绪略有波动,建议继续观察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实验辅助乐曲效果良好,暂不申请更改。”

        你渐渐回神,眨眼的下一秒,一滴泪水“啪嗒”砸进试管里。研究员们解开了手铐,把你送回宿舍去。

        年长的女研究员虚握着你的手,走过疗养院长长的走廊。合金门一扇一扇的开启,越来越接近出口。

        你数着自己的脉搏,感受到血液在身体内涓涓流淌,且心脏有节奏的收缩着。

         最后一扇门打开了,逆着光,可以看到有一个修长的人站立着。

        不,不对。

       “刷”

        他张开羽翼,洁白的羽毛边缘镀上一层金光,掀起的风吹落了树梢的浅紫色花朵。

        是天使。

        相比其他天使,他多出的两双羽翼几乎要将他整个包围起来。

       他转头,似乎发现了呆滞在原地的你。

      【一如银河般钻篮的海】

        翅膀不自然的颤抖了一下,他勾起嘴角,弯腰。接着向你伸出手,带黑色手套的天使稳稳的站在你面前。

        “又见面了,我的小小姐。”

      【是飞鸟的追求】

       “我不认识你。”你听见自己这样说着。

        肩上是女研究员温暖的手掌,他们谈论了一些什么,你注意到他一开一合的艳红嘴唇,耳边却只听到自己的心跳。直觉在叫嚣着危险,却完全无法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   【哪怕粉身碎骨】

        “那,就先说再见了。”

        “嗯,希望你有空能多来看看她。”

      【也一定要,将残骸献给深海】

        “我会的,”天使许诺,“毕竟小小姐并不像是可以忍受长久寂寞的种族。”

       “毕竟是人类。”女研究员笑了,牵着你离开了浅紫色的花海。

         天使最上方的双翼缓缓遮住了他明亮的蓝色眼睛。

       “对,毕竟是人类,”他的声音极轻,像下一秒就要消散在风中,“那可是唯一会被寂寞杀死的生物,就像我这个异类。”

     [未完待续](。・ω・。)ノ♡

【人外】与龙族竹马的蜜月日常!

        今天是蜜月的第十二天。

        你懒懒地窝在被窝里,伸手在床上划拉了几下。

        嗯?空空的?

        一股脑从床上坐起来,手捏着被子不让它滑下去。睡裙还好端端穿在身上,但光滑臀部紧贴着皱巴巴床单的触感,却时刻提醒你昨天从日暮直到深夜的混乱。你睁开雾蒙蒙的眼睛,转转脑袋,寻找着那个让你一觉睡到中午的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   “吱呀”一声,卧室门打开了。一股香气扑鼻而来,你寻声望去,只见你的亲亲“罪犯”端着餐点系着粉红围裙,正倚门冲你笑。

      “老婆~”

      “……嗯?”你回应着他甜腻腻的问好。

      眼神重新对焦后,你发现他霜色的头发被特意梳理过,露出精致的眉眼。眼周覆盖着的细密鳞片水润滑油,你回想起昨晚舌尖凹凸不平的触感,不禁感到脸颊发热。

       他的骨翼在地上一戳一戳,咔哒咔哒,是你的丈夫心虚烦躁时的小动作。

       不经意间的眼波流转,睫毛轻颤,蜂蜜一般的金色眸子流露出讨好的神色。身形修长的龙族将尚温热的餐点放在一旁,侧坐在你的身边。

      “老婆~别生气嘛!”刻意软糯的腔调,毫无疑问,他在撒娇。

      豁哟!你眯起眼睛,这是道歉来了?好机会!迅速摒弃方才不合时宜的迤逦思想,你双手环胸,朝着坐立不安的龙族丢了一个王之蔑视。

       “嗯?怎么了,我怎么会生气呢?”

       一脚踩在他的大腿上,你坏心眼地用脚掌摩擦着足下被布料覆盖的结实肌肉。

       “啊啦,这位先生,做错事就要接受惩罚,违约的契约者就该更懂事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 回忆起自结婚以来过着整日沉醉在yu海的昏暗日子,还有某位龙先生彻底揭露出的欲望,你产生了想要扶额的冲动。

        明明恋爱时还不怎么明显,连普通的深吻也不过一会儿就会被对方红着眼眶推辞……不过现在想想,那种程度的潮红和怎么也抑制不住的颤抖,果然不是害羞吧!太可疑了!

       “昨天是我不好,我认错,饶了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 龙族端正地坐在床上,如果忽略他紧绷的背还有上下滚动的喉结,整个一乖巧青年。

       “不行哦!”你咧嘴笑了,看起来颇为不良。这个坏小子,不给他禁欲几天估计都得飘到天上去。

       “今晚就乖乖的,呆在书房吧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啊,真的一点回转的余地都没有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 你翘起另一只脚,踏在他的胸膛,他金色的眸子飞快的闭上,徒留一丝从喉口溢出的颤音。

       “好像不够的样子,那么这个星期没有我的允许,不要自己解决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 这样轻易吐出在丈夫眼中宛如恶魔般的话语,好似昨夜的角色颠倒了一样,你尽情地欺负着这个不知节制的家伙。

       “如果被我发现……”你的指尖抚过他的下颚。龙族漂亮的薄唇扯出一个凄惨的微笑。

       “……后果自负哟~”

【人外】与龙族少年的双向恋爱!

 一.

      开学第一天,你就注意到他了。

      坚实的骨翼扇动着,卷起一阵旋风,白色的少年俯冲下来,把快被吹跑的你圈进怀里。

 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他开口道歉,露出一点尖尖虎牙,“对不起啦,今天起晚了,还好没迟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你被吓了一跳,慌张地摇了摇头,又挣扎着钻出来。

     “啊,”他好像难过似的抿抿嘴,骨翼的尖角在地上一戳一戳,“真没事?不需要我送你到教室吗?”他莹白的双翼作势要张开,“上楼很快的。”

     “不,不不用了!”你坚定地拒绝了,一路小跑躲进教学楼。

      坐定后,你悄悄揉了揉胳膊,暗地感慨着,龙族的力气未免也太大了些,抱的那样紧,差一点就出不来了。

  二.

      也许因为第一次的相遇太过离奇,在人群中,你总能一眼发现他的存在。他也总能轻而易举地捕捉到你的视线,再回一个让你面红心跳的微笑 。

      体测时露出的结实肌肉,午休时阖上眼的恬静睡颜,还有,那一个拥抱传达的温热体温……

      绝对,不是喜欢!只是,只是他长的太白了!对,就是这样!你缩在操场角落里,做着自欺欺人的自我辩解。

     “啊?是因为长的白才被注意到吗?”

        噫!这个声音!

        啊啊啊!竟然说出来了,该怎么办!!!

     “可是我,是喜欢你才……唔!”

        你转身,狠狠地环住龙族少年纤细的腰腹。“哇哇,不能呼吸啦!”“啊!你还说!上次,上次我胳膊都要断了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嘛,不抱紧一点,你就要跑掉了。”他这样说着,也伸手把你搂在胸前。“早就已经跑掉了。”你抬头瞪了他一眼。

     “没关系,现在我又抓到你了,做我女朋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骨翼张开,遮住一个青涩的吻。